in ,

【專訪】鍵盤戰線鄺頌晴談港人去或留  國際線究竟係咪國際跣?

去留這個問題,不只在網絡上,身邊朋友也有一番激烈討論。原因之一,就是香港的情況急速轉壞。很多傳媒都有相關專題,例如探討公務員是否要宣誓留低,更引述被訪者指「你養我呀」,進一步再激化這種討論。我們winandmac Media近日找了身在德國的鍵盤戰線的滑鼠娘娘鄺頌晴Glacier Kwong做專訪,討論一下究竟離開香港是否忘記手足,「當人手joke」,相反若留在香港係咪根本無嘢做到。

 

事情不應兩極化  4月擺街站時並無意識會變成這樣

一談到去留,很容易就會有相當兩極化討論。Glacier認為,上述這些描述把很多香港情況簡單化去擺出黎,但事實上很多人的情況不同。她並不同意「離開香港就係忘記手足」,因為大家都不知道每個人的危險係乜,而要做離開這個決定。而這些人未必一定要靠做難民去其他國家,或許可使用BNO等簽證方式離開,這不一代表只是純為移民。

她舉例指,有一些人就算是離開香港,也有做很多建立香港社區(community building)的工作,例如這些人不時更請流亡手足去自己家中吃飯甚至暫住等。

至於留在香港又是否無法與中共攬炒,Glacier認為攬炒的意思係如何對於政府很緊要的資產,由大家去借力(leverage)而作出一些改變。她們在4月擺街站時並無意識會有大遊行,更沒有預料過運動會持續超過一年。她續指,在香港的抗爭不止是「食黃店」﹐而是一些建立社區的工作, 減少對政府的依賴,令政府威脅市民的事情減少。Glacier亦推介何桂藍的文章,強調留港抗爭模式只是有變,「唔等於無得做」。

 

移咗民不能搞國際線?  國際線包含的東西很多

網上經常有人取笑,「個個移民都話自己搞國際線」。Glacier認為國際線不只限於有名有姓的人才可以做,其實國際線包含的東西很多。她眼中的國際線,包括推動流亡社群發展、如何連繫大家、避免與運動過度割裂、與其他海外群體保持距離或關係等,需要很多人去做。她認為無必要「框死一個term」,只要人在外地仍然想為這場運動做一些事已經很足夠。「因為其實你大可以咩都唔理」,但她知道很多人也不是這樣,他們仍然為香港而努力。

 

愛睇MIRROR、ERROR或處長等新聞無問題  笑言她也不是24小時睇政治新聞

最近ViuTV的MIRROR、ERROR等爆紅,再加上國安處處長去骨場事件,不少人都十分興趣地去討論。Glacier指這些都是人之常情,「尤其每次政治新聞都無好嘢」,希望大家照顧好自己,她舉例好似睇完法庭新聞好唔開心,之後就俾兩個鐘散步或睇戲休息下,搵方法去處理好情緒是十分重要。

不少新聞專頁的政治新聞,其實觸及率和反應都有下跌,不止是Facebook打壓,讀者反應也很明顯。Glacier再舉例指,例如若睇完MIRROR、ERROR新聞可以調劑到心情,令自己覺得香港仲有希望,對於整個社會環境樂觀少少,其實也是一件好事,「令自己好受啲」。她笑言,就算自己是社運人士(activist),也不是24小時睇政治新聞或與香港有關。

Glacier說就像失戀般,「係人都知道晚餐唔應該成桶雪糕咁食」,但若你食完之後令你可以面對更慘的事就去做吧。只要不是完全無視香港發生乜事,其實無乜問題。

 

國際線係咪國際跣?!  只是為籌錢?做咗啲乜無人知?政治倫敦金?

最近攬炒巴決定辭職全心做國際線,即時引起網民討論,有人批評實為籌錢,是「國際跣」。Glacier指,她不評論其他人的決定,也無法擔保什麼。至於其實國際線有無做嘢,大家其實都睇唔到,Glacier直言「係啊」,並指其實不止是國際線,好多嘢做完都未必睇到。

她提到,「睇到」與否其實虛無飄渺,而且國際線有時並不適合打卡或公開讓傳媒知道。例如國際線向議員游說的法案,未必會由國際線本人去講,反而會把credit俾番相關議員或政客,才是較理想的做法。

Glacier本身有工作可照顧生活,所以並無眾籌,但她認為很多有眾籌的人,都有公佈錢的去向,其實已很足夠。「咩先係有用」,有時要翻轉頭睇先知道。例如當年4月擺街站的時候,當時都無法知道之後會有100萬人上街。其實,很難一概而論去定斷。而且,一些如建立社群的事情,可能要一段長時間後才睇到係咪有用。

她建議,若心裏存疑,就去支持一些你自己覺得信得過的。而且,未必一定要以金錢方式去幫忙,也有很多方法。如有需要,可以拿出來一起討論。她亦看到有一些罵戰式討論,她提到有些人「撐邊個唔撐邊個,所以我就去攻擊佢」,這其實無助成場運動發展,認為應該要不割席不篤灰,一起健康討論才可推進整件事。

 

望大家照顧好自己  迎接光復的一天來臨

Glacier最後想向香港人說,希望大家照顧好自己,才有力量去做不同的事情。她提到「革命是為了更美好的愛情」,雖然現在不是為了愛情,現在是為了社會福𧘲去投身政治運動。若大家沒有照顧好自己,到我們成功光復時,自己已經沒有能力function狀態,就達不到我們想要的理想。

她舉例,若仍想有大型抗爭運動發生,「你有無做運動?有無keep住體能?」﹐會否一遇事就會即時想轉身走?這些都是要訓練才可。又例如若果想用論述去幫香港,咁又有無好好認真讀書?有無好好休息?令自己心理狀態去應付?所以,她覺得要好好照顧自己,才能在光復的一天,好好享受美好的將來。

 

編註:由於訪問超過30分鐘,避免文章過長,我們抽了一些重點出來,請按此收看完整訪問片段

記者:阿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