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年創辦人最負能量的文章  就讓我哭著嘗試把它放下

0

以下內容非常負能量,若果你正在倒數或慶祝,請不要閱讀。

2018年快將完結,很多人都習慣回顧一下過往一年的工作,由於香港人都愛用Facebook show off,當然通常有極多正能量,説什麼達標、讀了什麼課程、跑了幾多馬拉松。我阿鬼做了這麼多年人,從來都不會向後看,因為事情發生了,好的壞的再想也沒有意義。不過,2018年則有點不一樣。

不計出走去外國休息那段時間,winandmac Media已經第八年,這麼多年今年是我過得最辛苦的一年。辛苦並不是因為公司倒退(當然內容部份仍然蝕錢,距離目標仍遠),而是2018年第一天自細帶大我的契爺竟然走了。我知道,我也這麼大了,人始終也要走。但契爺契媽自我出世第十天,就開始帶大我,他們跟我家族完全沒有一點血緣關係,能夠這麼好把我帶到青少年,防止我學壞,這個世界是很難找到的。

那時候跟自己説,「沒事的,不要哭」,以為自己很鎮定,出席喪禮的時候還是忍不住。過了喪禮的時候,我以為很快就會忘記一切,但不知道為什麼根本到了今晚也是在想。當時親生父親已經生病,我以為我跟他不熟,結果契爺走了不久後,我和他又再次進進出出醫院。每次去探病,跟他傾計多了,雖然是有點太遲,但我也是盡力了。

「我過唔到年嫁啦,你睇住阿媽」是他最後幾次在醫院跟我説的話,結果一次老人家仆親,再加上本身腎病,在不夠兩個月前親生父親也走了。我自從懂事之後,雖然覺得親生父母好像沒這麼近,但始終還是有一些connection。有一次和朋友談起父母年老問題,我忍不住哭了出來,因為我比別人要經歷四次,即多一倍。

親生父親走了之後,由頭到尾親手搞好喪禮,很多事情,但我希望為他盡一點力。今次我只有跟很少數朋友説,是因為我其實很怕別人關心我,只是因為可憐下我。本來我以為我可以頂得住,但沒有想到後來遇到大品牌欺壓恐嚇,公關為了排外而找了其他行家圍爐排斥我,接著再有一些人無故講我閒話,然後又有人鐘意針對人不針對事來罵我。

我以往可以忍,但我現在覺得真的很痛苦。我就算有時提出理據駁斥,也是只針對事,工作以外就完全無事,我不會説你們性格點點點、份人點點、個樣咁衰仲諗住話搵另一半之類。我只想説,你們這麼把小事化大,然後去這樣逼一個人,是極其嘔心。每個人每一天都可能經歷不同的事情,胡亂落力踩五十腳前,請先想一想。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We'll assume you're ok with this, but you can opt-out if you wish. Accept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