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

給郭偉亮及恐同港人的公開信  不是同性戀者敏感、是你們尊重人也不懂

Eric Kwok郭偉亮在全民造星節目中,無情情開同性戀者玩笑,後來雖然道歉,強調自己不是恐同,但沒想到後來藍奕邦爆了個小八卦,稱當年Eric Kwok都無緣無故不停開他玩笑,逼人出櫃,並指出Eric Kwok是恐同慣犯。其實最恐怖的,不只是這個人而已,而是事件發酵後,大部份香港人只説「你地同性戀提又唔得,唔提又要企出黎威威,到時平等完又會得寸進尺」,「屎忽鬼真係麻x煩」,「成班基佬衝哂出黎,都係著多兩條底褲先」等嚴重恐同説話。

過往説過很多次,香港就是這麼荒謬,反政府唔出盡力,反同性戀就大大聲。明明口裏説著充滿恐同説話,仍然用所謂言論自由做擋箭牌。今次這件事件,讓我想起當初我還未有出櫃的時候,就有一位大陸女同事,不停地拿我的性取向開玩笑。經常説「你嫁給老外就可以留低在外國了!」、「這個老外很有型,他是你喜歡的類型吧?」、「你在偷看對面的男生嗎?」,雖然我表情已經很尷尬,希望對方不要再用此來開玩笑,但她的反應是「這裏是英國,你怕什麼怕?」

她是沒有説錯的,英國同性戀是正常到唔正常,就像Eric Kwok説在加州長大,怎麼可能是恐同?但其實這些根本就是恐同的人,明明對方已説了不想再聽有關笑話,但仍然不肯收手,你們知道對方有多難受嗎?有些時候,我們不是不知道自己是同性戀,而是有些時候自己也因為性取向而感到困擾,「究竟我是不是基佬?」、「但我明明對女生好像也有興趣?」、「我是不是不正常?」。同性戀者也不求你們去了解,但若果希望你們stop,就請不要再説有關笑話。

這不是因為同性戀者敏感,也不是因為我們大愛左膠,這其實就像13 Reasons Why的男主角Clay Jensen講過,「這一定要改善,我們對待彼此的方式、互相照顧的方式,無論如何一定要改善。」香港現在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就讓同性戀者有一個自由戀愛的空間,在香港末日真的來到時,最少心裏還能夠愛。

我答應過winandmac的讀者,寫一些開心的事情,每天飲飲食食玩下手機也就好了。我已經很久沒有哭著去寫一篇文章,哭的原因是因為我經歷過這種被人不停取笑、但別人硬是用開玩笑作藉口的情況。哭的原因是因為郭偉亮這種行為,勾起我痛苦的回憶,勾起別人不會明白的痛苦。哭的原因是因為香港人恐同還是這麼多,而我卻沒有方法選擇離開,也沒有能力作出改變。

記者:阿鬼

日做夜做,目的就是為大家提供最新的新聞。一直相信,人寫的文章總難免會有主觀的意見,這亦是winandmac.com的特色,不做作,主觀兼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