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秋生金像獎暗串成龍?  本人嬲爆出聲明否認

0

金像獎最佳編劇獎的頒獎嘉賓黃秋生,於昨晚致詞時,一度令台下沒有反應。據稱,是因為黃秋生強調香港電影仍然存在。後來,有傳媒解讀為黃秋生暗串成龍「中國電影」論。然而,黃秋生於數小時前就有關報道表示極度不滿,稱有關解讀為「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黃秋生在其Facebook表示,稱有關演詞都要在一星期前交給有關當局審查,原因只是因為今年多了手語,需要時間準備。黃秋生寫有關演詞時,並不知道會有什麼人出席。在文中,他更直接向成龍大哥道歉。黃秋生只是想在金像獎中為香港電影打氣,不想引領到政治層面。他更強調香港是中國的國土,釣魚台也是一樣,沒想到今次演變成一段活生生的曼德拉效應。

黃秋生在梁振英擔任特首時曾痛罵,但其後亦曾經到禮賓府與梁特首合照,笑容滿面。當時傳媒形容黃秋生就政治方面,「唔知企邊一面」。

以下是原文:

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最近發現有種現象非常有趣,稱作曼得拉效應,講的是事實發生的,跟大衆所記憶不一樣,好像有人刻意改變了現實似的,很吊詭。想不到昨天竟然發生在我身上,而且效應立竿見影,不需等十年八年。
香港金像獎那個熱鬧的晚上,我被邀請上台頒發最佳編劇獎項,當然,講稿是自己寫的,花了一星期,雖不可說搜索枯腸,但亦自問盡心盡力,為求達到亦莊亦諧,最後一段修改又修改,最後決定給香港電影打打氣,結語是,我們每年都有香港電影。
今年跟往年有所不同,自創的演詞都要先交大會過目,因為今年多了手語,需先作準備,大會更沒有對我的講詞有任何意見。意想不到的是,播出後市民的反應及各方的報導,竟將原意完全扭曲,這是我始料不及的。 當我講完後現埸一片靜默,我相信是我的演說技巧不足,或講稿架構出現問題,並非現場觀眾不敢有所反應,及後經傳媒廣泛誤傳,强加諸我口中的講詞如下 (早前有個政協,大聲在北京說,再沒有香港電影,只有中國電影,此人今晚出席香港電影金像獎,不知他代表中國電影,還是香港電影?) 以上段落從未在我講詞中出現,亦從未出於我口中,講詞已先發給大會準備,大家可以查証,至於現場亦有錄像,大家也可翻看。及至有人說錄像已被删改,這是沒有的事,現埸幾千人亦可作証。 可嘆的是,不足幾小時内,網上傳媒竟然以訛傳訛,自由解讀,甚而加添,互傳一段從不存在的片段,演變成一段活生生的曼德拉效應。 我雖不才,亦不會在一個高興而又嚴肅的埸合對前輩作出如斯侮辱,每人的觀点各有不同,香港電影已死多年來亦並非出自一人之口,我在十多年前也預言過香港電影的沒落,雖然如此,亦希望借金像獎這機會,講幾句鼓勵說話,而且講稿一星期前已定,我根本不知何人出席,雖不殺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在這里需向成龍大哥道歉,禮也。 還有一两段需向大衆交待的是,有一两訊息特别過份,其一是某網媒,其二是某網咖,第一個相信是始作俑者,用第一身表述,說得好像在現場親眼目睹似的。第二個更惡毒,把整段講詞引領到政治層面,拉扯到港獨上去,又說我在現場(質問:政协委員,成龍) 為什麼他不說,演員成龍呢?他還未退休,也並非全職政治人物,此網咖其居心惡毒可知。 最後,雖然和此次事件無直接關係,但也可在此借題發揮一下,我的政治觀点其實多年來已經講過多次,我並不支持或相信港獨,由是推論,從任何角度可知,香港是中國的國土,保衛釣魚台我也去過,這点是不用置疑的。 多謝各位支持!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We'll assume you're ok with this, but you can opt-out if you wish. Accept Read More